西双版纳 景哈村的傣族婚事

我的行程是昆明中国国际旅行社工作人员介绍的攻略,,就沿着西双版纳的澜沧江畔铺展开来。

  从景洪的客栈出门穿过小街,再穿过对面的巷子。展开胳膊,能摸着两边高墙,等穿出巷口,就到了澜沧江边。江水离开岸边很远,站在大堤上看,能看到河道里的水翻滚着浪涛。沿着台阶走下几米高的河堤,脚下是无数的鹅卵石。沙滩有上百米宽,高高低低,很不好走。靠近水边有玩耍的孩子,有赶着枯水的渔人,还有一对新人正在摄影师的指挥下依偎着拍婚纱照。

  朋友说,只是枯水季节才这样,等雨季到了,河水能涨高十多米,所有的石滩都被淹了,江面几百米宽,水势汹涌到让你看着都能头晕。即使是枯水季节,因为河道里乱石暗礁林立,水面上层层叠叠尽是湍流旋涡,如果没点儿经验,敢在这儿行船的人还真不多。景洪是大港,江上却见不到几条船。搭顺风车到了橄榄坝,下车的地方紧挨着大集市。

  沿着山坡一路向下又回到了澜沧江畔。这里是渡口,几条老旧的机动船在江面往返,船上挤满人,都努力往船行的方向张望。记忆里的老渡口似乎总有株盘根虬结的大树,这里也不例外。在渡口种棵孤零零的树,似乎只有这样,在那些雾霭迷蒙的凌晨和黄昏时,在倾盆而下的暴雨里,船家才能在顺水逆流的来往里看清方向,找到落锚的渡口。那株大树附近正在修一栋大楼,树旁边的土地被铲去了很深一层。大树好像长在了孤岛上,也不知道会不会被伤了根。

  我顺口问对岸是什么地方。站在我们身旁登船的傣族少妇说:“那里是我家,景哈村,一个和你们传说中世外桃源一样的地方。”也许这就是缘分,没有任何思考,我们跟她上了船。一路上我们已经知道,她叫玉英,她的一家,不知道有多少代人,就住在那村里:“进村还有一段距离,得搭三轮摩托车,愿意的话,晚上可以住在我家里。”

来得早不如来得巧,玉英的表妹这两天大婚,全村都忙着为她张罗。新娘子近一米七的高挑个子,不化妆都让人惊艳。新郎官是外村人,婚后搬到女方家里来住。习俗上,还是和通常娶媳妇一样,女方家准备好嫁妆,热热闹闹把姑娘送去男方家举行婚礼,所有仪式都完了,小两口回到女方家里开始新生活。傣族人极为好客,我们已经来了,婚礼在即,再没有让我们离去的可能。婚礼是全村人的喜庆事,双方都得宴请全村的父老乡亲。这也是社交的大好时候,平时难得聚全的乡邻此刻都在院子里。主妇们都盘腿坐在铺满地面的芦席上,

  一边包粑粑,一边热热闹闹地说些左邻右舍的趣事儿:谁家的孩子进城做生意挣了大钱,谁家的闺女到北京上大学,过着很洋气的生活。粑粑是一种类似粽子的食物,傣家人的最爱。用芭蕉叶包上很肥腻的馅,扎紧了,巴掌大小的一个方块儿,叠在能有四尺直径的大锅里,变成一座粑粑塔,然后用几张完整的大蕉叶包裹严实,架起大火蒸熟。出锅,热气腾腾地摊开一地晾凉,等着明天到来。

  

     为您旅行投保太平洋保险 
分享按钮